English 中文

搜索

张发志

1976     生于四川成都郫县
2000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
2000     任教于四川大学艺术学院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个 展
2013     自然的界限,Y++ Gallery,日本
2012     张发志,J Chen画廊,台北
         自然的界限—第三回展,J Chen画廊,台北
         张发志个展,香格里拉大酒店,成都
2011     自然的界限-第二回展,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10     自然的界限,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08     昆虫记,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07     红,Avanthay Contemporary/Arndt & Partner,苏黎世,瑞士
2006     理想,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理想,La Bertesca — Masnata Gallery,意大利

群 展
2014     ART021艺术博览会,上海
         台北艺术博览会,台北
         北京现在画廊十周年群展,北京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海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3     第三届未来大明星展,罐子茶书馆,台北
        “艺游未尽”——精品20年时尚生活艺术大赏展览,孔雀城大湖艺术馆,北京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自我生长—来自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的实践(1992-2012)邀请展》,苏州美术馆
         蓝顶艺术群落展,蓝顶美术馆,成都
2012     云雨-第二回展,北京现在画廊八周年,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
广州三年展,广州
         苏州双年展,苏州
         香港国际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1    “花”,成都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
“我们,青春”,上海徐汇艺术馆,上海
“乡愁与相遇”,南京青和美术馆、杭州美术馆、成都蓝顶美术馆、重庆大剧院
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
  “欲----病理与凝视”研究计划,A4当代艺术中心,成都
         变异的风景,上海月湖美术馆,上海
        “有朋自远方来”,而居当代美术馆,云南大理
        “山水”,瑞士卢塞恩美术馆,瑞士
         香港国际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0     艺术北京
         隐形的翅膀,北京时代美术馆,北京
2009     群落群落,北京
         虚拟的风景,北京0空间
         双城记,成都廊桥画廊
2008     贯穿——中国当代艺术流派展,巴塞尔博览会,北京现在画廊
         现在开始,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ARCO’08艺术博览会,马德里,西班牙
         第二届上海当代艺术馆文献展 梦蝶
2007     口传和耳闻的四方,第三届贵阳双年展,贵阳美术馆,贵州,中国
         1976—2006 从乡土现代性到城市乌托邦——四川画派学术回顾展,北京
         现在•上海,北京现在画廊 [上海站],上海
2006     ARCO’06,马德里,西班牙
         虚虚实实——亚洲当代艺术的再发现,首尔,韩国
         一次性消费——装修OCAT,深圳当代艺术中心,中国
         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北京,中国
         艺术北京国际画¬廊博览会,北京,中国            
         变异的图像——中国当代油画邀请展,上海美术馆,上海,中国
2005     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北京
2004     居住在成都,新加坡斯民艺苑
         居住在成都,深圳, 成都巡回展——深圳美术馆, 成都现代艺术馆
2003     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2001     另类幸福,成都
1999     第九届全国美术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收 藏
深圳美术馆
南京青和美术馆
乌利•西克收藏

自然的界限

审美
从主题上,盆景是被置放在有限的,人为的空间中,它的命运在形成之前已经被设定。从生命的角度,这是一种悲哀,而另一方面,正是这种设定获得了一种奇特的美感,一种形而上的美感。它和任何“实用的”无关。这种美,是根据我们传统文化中“理想的美”的概念而成。因此,盆景本身就是一个关于美的概念的产物。这个概念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因此,也可以说,盆景就是意识形态美学的缩影。然而,盆景打动我的,还因为在这“理想美”的概念之下,生命的气息依然流动不息。对我来说,盆景所具有的审美价值,恰恰在这样的矛盾对立当中。当把盆景作为描绘对象时,就成了关于意识形态审美的审视了。

审视
应该说,我们从小受到的是唯物论的教育。即:对象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然而,却始终不能解释,为什么不同的人,看见同一个对象却有不同的感受和认知;并且,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感受都会有所不同。这是否可以说,唯物论的认知方式只关注了对象,却忽略了“观看者”本身,以为他看到的对象就是本来的样子。然而,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看到的,也许只是我们想象的或者希望是的样子。换句话说,我们看到的只是内心的投影。这个影像在目光到达对象之前就已经形成,并且实现了对对象的再处理。这两个行为几乎同时发生。在承认对象存在的同时,必须承认“观看者”的存在。如果我们不能排除“观看者”这个主体,那么,我们其实就永远不可能真正地看见。这对一直怀着好奇心的人们来说,是一个令人悲观的事实。然而,令人欣慰的是,我们虽然没有看到神秘的实在,却看到了艺术,因为对我来说艺术正是从这里开始。这是一个奇迹,也是艺术的奇迹。这也是为何我给这批作品起名为《自然的界限》的原因。

结束语
艺术从内心对“对象”的改变开始,艺术家所描绘的正是这种改变。盆景本身是一个关于“理想的美”的概念,当我的内心覆盖于这个概念,并进行描绘时,我的作品就成了关于概念的艺术。这是我当初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张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