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

搜索

郑维


 

郑维                                

1983  出生于哈尔滨   

2008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个展

2016  弹琴,郑维个展,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15  裁缝,郑维个展,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14  最后的稻草,郑维个展,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13  I’m sorry, but that is ROCK AND ROLL,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12  死于20XX郑维个展,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11  郑维个展,J.Chen 画廊,台北

2010  板上钉钉,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08  CIGE 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郑维个展,北京

 天下野草,安妮画廊,北京


群展

2017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艺术深圳,深圳

       ART021艺术博览会,上海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海

2016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为赋新辞,久画廊,北京

        ART021艺术博览会,上海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海

2015   ART021艺术博览会,上海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海

 艺术北京博览会,北京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4   ART021艺术博览会,上海

        台北艺术博览会,台北

        北京现在画廊十周年群展,北京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海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2013   艺游未尽-精品20年时尚生活艺术大赏,孔雀城·大湖艺术馆,北京

           精品20年—生活中的艺术,悦美术馆,北京

        巴塞尔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国际人体绘画群展,THOMAS ERBEN GALLERY,纽约

2012   云雨第二回展,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香港艺术博览会,香港

        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

2011   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

    艺术香港博览会,香港

2010   艺术北京博览会,北京

        艺术香港博览会,香港

        韩国光州博览会,韩国

        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台北

2009   3.1415926……,北京现在画廊,北京

2008   10.18-12.18 北京安妮画廊个展

        天下野草  版画个展,星空间“重建”义卖展,“当艺术遇到摇滚

乐” 满瑞斋联展

2007  中央美术学院在校生优秀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

获奖   

2008   “学院之光”优秀作品奖

        “中央美院毕业作品展”二等奖

收藏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中国

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中国

余德耀美术馆,上海,中国

Me Collector’s Room,柏林,德国

堀美术馆,名古屋,日本

知美术馆,成都,中国

LYC Collection,广州,中国

L&H Art Collection ,北京,洛杉矶

 


摩擦 ——写在郑维个展“死于20XX”前 黄燎原

郑维衣冠不楚楚,看上去依旧很书生,但他绝对表里不如一,是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外表安详,内心狂野,他的艺术一反他的常态。
郑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他的创作与版画息息相关。
首先他雕刻一块木板,然后在木刻上用自由的材料自由创作。自由,是郑维创作的起点。

郑维喜欢摇滚乐,摇滚乐是自由的声音,于是摇滚乐手频繁地出现在他的创作中:Slipknot,Guns N' Roses,Slash,Sex Pistols,Marilyn Manson,二手玫瑰,诱导社等。摇滚乐在形式上是边缘的、激烈的、暴力的、冲突的、破坏的、大声疾呼的,这正中郑维下怀,像一颗流弹打中他胸膛。我以为用以上形容词形容郑维的创作十分准确,他就是在这样的运动战中坚壁、清野、蓄势、对抗、打击、胜利的。郑维的作品跟他喜欢的重型和异类的摇滚乐服饰也联系紧密,金属、骷髅、绳索、剃刀、钢片,铆钉,无所不用其极,再加上玻璃钢、鱼片、吉他、树脂、木屑、石子、球鞋、磁带、录像带、胶片……以及其他不胜枚举的现成物,构成了一个无所不在、危险而又和谐的宽阔的小世界。郑维是一个运用材料的高手,他不仅可以把一切物品信手拈来,而且还能使其丝丝入扣。对材料的选择和研发应用,也构成了郑维作品的一大特色。比如他对勾缝剂的开发和使用,对木刻板子的独特处理等等。在当代艺术中,艺术家的科学实验正在愈演愈烈地进行,郑维是其中的实践者。如何让现成物在绘画而不是装置中发生作用,是郑维努力的一个方向,他对绘画和绘画改良的痴迷,让人钦佩,也让很多人退避三舍。传统绘画的局限性和多种材料的无限可能性,让郑维思考到脑子开花,简称脑花,于是他的作品里,也频繁地出现“脑花”。脑花是智慧的所在地,郑维对脑花的反复描写,也反映出他对真理的执着。真理不在遗产堆里,而在思考的过程中。

约翰伯格(JOHN BERGER)说:“起初,绘画是对我们周遭不断出现又消失的可见之物所做的一种确认。若无消失一事,或许即无作画冲动,因为如此一来,可见之物本身便具备绘画所极欲寻获的确定性(恒久性)。绘画比其他任何艺术更直接地确认存在物,人类所处的物质世界。”而郑维作品却是对消失之物或者未曾存在之物的寻找和确定,是以实在之物挑战未知之境。郑维作品有很强的文学性和丰富的细节,在他看来,越繁琐越真实越容易把握,也越飘渺越神仙越无法沟通。所以,矛盾着矛盾,统一着统一,是两种不搭界的和谐。所以,郑维投身或者游离于现实和虚幻,都是对现实和虚幻的一种注解,是反解说反批评反庸俗化的,然而,却也可能是才子佳人的,才子佳人也轮回,也可以另类呈现。对稍纵即逝地追逐,不如直接从永恒出发,向着无边的缺憾、流离、散失、分崩、垮掉前进,来得更加清白透彻,更加简明扼要,更加像一把刀子。

郑维创造了一系列神经兮兮的人物,他们貌似平常,但似乎又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看他们的眼神,你会想到未来。很多人跟我说,看那些人的目光有不寒而栗的感觉,像恐怖片,眼神迷茫、大而空洞,秋水结成寒冰,透心凉。我也有这种感觉,郑维有一种超乎我们这个实在的空间、在远方瞭望我们的感觉。郑维的作品是坚定的,无论画面还是内容,它们都抓你,用铁爪,五指钻心,力透灵肉。但其实郑维是善良的,甚至是虚弱的,在这一点上,他又一次表里不如一——作品表面的紧张、冷漠、张扬,包藏着一颗温暖的心。一切的抗争、拼杀、蔑视,都火热、激越、澎湃。郑维像个孩子,穿件棉坎肩,就以为自己真的暖和了。几乎所有口口声声高喊和平的人都是战争贩子,而大叫大喊去战斗的人都是和平主义者,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

郑维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在绘画上有多种可能性,在现实中又无法回避和逃避的真空却又是真实的艺术世界,他告诉我们——摩擦,是世界的本质,也是世界向前进的动力。这个名为“死于20XX”的展览名称,是郑维这个外表严肃的人跟我们开得一个严肃的玩笑——看到这批作品的人和创造这批作品的人,无论他如何花枝招展,最后都会有同样的一种结局——落叶归根,一抔黄土,在这个时间内。